当前位置: 心雅首页 >散文 >心情散文 > 【编辑推荐】 【微刊推荐】 【独家首发】

连翘与迎春

选择阅读字体大小:[ ] 时间:2017年10月21日 09:48 来源:心雅文学网 投稿 作者:飞翔的猪猪 终审编辑:心雅文学网
    连翘与迎春【首发】
    院子的西北角种了一棵迎春花树,树干有两米多高,蓬松的枝条分散开来,像娉婷的少女的长发。春日枝头,繁花灼灼,鸟鸣啾啾,那一树灿烂的金黄沁人心脾。夏天里,烈日当头,那一树的浓绿带来了一丝清凉。邻居来串门,也免不了赞叹一声:你们家的这棵迎春花,真好!
有一次,远方的亲戚来家里做客,她在大学教书,是研究生物学的。也许是职业习惯吧,她把院子里的植物点评了一番,突然把目光对准了这棵迎春花:“这棵连翘不错,树形优美……”“这是迎春花。”我们家异口同声。亲戚抱歉地了。我的心里却很纳闷:堂堂的博士,怎么连司空见惯的迎春花也不认识啊?
    这事就这样过去了,迎春花树依旧风姿绰约立在那儿。偶然想起亲戚的话,内心里闪过一丝疑虑:连翘是什么样的植物呢?百度了一番,终于豁然开朗。连翘:落叶灌木,是木樨科连翘属植物。连翘早春先叶开花,花开香气淡艳,满枝金黄,艳丽可爱,是早春优良观花灌木,株高可达3米,枝干丛生,小枝黄色,拱形下垂,中空。叶对生,单叶或三小叶,卵形或卵状椭圆形,缘具齿。花冠黄色,1-3朵生于叶腋;果卵球形、卵状椭圆形或长椭圆形,先端喙状渐尖,表面疏生皮孔……这分明说的是我家的迎春花啊?尴尬蓦然涌上心头。原来我不识庐山真面目,误把连翘当作迎春了。
突然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个朋友,一直分不清女贞树和冬青树,就这样张冠李戴了好多年,后来,不知什么机缘终于让他明白了二者的区别,为此,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《冬青与女贞》来纪念此事。我想,可能是犯错带来的心灵触动比发现新知的快乐更强烈吧。
    人啊,总是在犯错之后才发现自己身上有一种毛病叫自以为是。我把连翘当作迎春,贻笑大方;朋友把冬青误作女贞,留下心结。有些事,任性而为,留下了永远的遗憾;有些人,没能珍惜,成为了熟悉的陌生人……世间万象错综复杂,芸芸众生千姿百态,我们要有一双慧眼去发现真相,更要用一颗虔诚的心对待生活
    我家的迎春,从今以后我要叫你连翘。

点击下载:下载本文word版文档

(终审编辑:心雅文学网) 本文首发心雅文学网:http://www.xinyawx.com/wen/27887.html


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!请关注心雅文学网微信公众号:xinyawenxue8,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。下载文档和上传文档赚钱请来:静文居在线文档分享平台(www.jingwenju.com), 软件交易、网站买卖、域名交易、电子商务交易,请来:51到钱交易网(www.51daoqian.com) 最干净清爽实用的上网导航:hao361du网址导航(www.hao361du.com)


创作不易,微信扫描打赏一个吧亲!


  • 上一篇:写在朋友圈的文字       下一篇:沿着湖走
  • 发表评论
    阅读本文后有什么感受?请在下面发表您的看法吧!
    用户名:
    作者资料
    飞翔的猪猪 进入作者空间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作者积分:1 作者金币:0 作者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7-10-21 08:10 最后登录:2017-11-02 20:11
    您可能也喜欢这些文章
    • 七月听雨

      文/红尘一笑 雨小了,如牛毛,天光已不再阴沉沉,东边的云缝里,仿佛孩儿善变的脸,泪...

    • 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

      我在一抹树枝的绿芽里打开了春的大门,种下了月到十五自然圆的种子,想用我的柔情和温...

    • 平凡与幸福

     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, 生活在平凡的世界里。 我喜欢普通的朋友们 ,因为 我们普通,所以...

    • 生以为念,死以为冢

      悠悠岁月,长歌当哭。青春雨季,蹉跎了多少年华。落英缤纷,红透了多少光阴。似水流年...

    • 听雪私语

      好久都没听到《千里共良宵》了。 今晚 “ 千里 ” 的主题是:那年,那场雪。 听说最近...

    • 【原创】凌晨的天安门

      2013/8/24 周六 雨 我是后来才知道北京的冬季是多雪的,而且时常是一场大雪连着下上好...

    • 人间有味是清欢

      早晨有雨,不愿放弃周末难得的空闲,就打伞去了趟风景区。雨不大,风很紧,一个人在湿...

    • 笑忘书

      篇一:笑忘书 文/潇湘涟漪 浮生清欢,如梦无痕。出离世间,清水无尘。浅书笑忘,候你...

    • 拈花一笑,时光安然

      掬一捧如水的柔软于心间,放飞一份沉寂的梦想于远方,不问世界那头,今夕是何年,聆听...

    • 我要走了

      我要走了 是谁,悄悄地拉开了那只巨大的门栓,关闭季节的大门轰然敞开,如同一声沉重...